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表 叔



我們回家鄉時,小孩子們都叫兄弟兩做表叔,小孩子們很喜歡和表叔玩、所以小表叔兩常被孩子們圍得團團轉,現在的小孩子們都很活潑主動,而表叔普通話又不怎麼様,反而總顯得有些羞澀。有時見孩子們玩得開心,我就取出相機要他們看鏡頭。孩子們很喜歡我們回去,我們每次得回港時、孩子們總是很捨不得、總得詢問小姑媽什麼時候再回來,小表叔什麼時候再回來。

小時候也特別喜歡我家有親友來做客、不知為什麼,有親友來我們小孩子就是特別開心,有一點記得,就是同客人可以一起吃好一點兒。可惜小時候的好多事好像都漸漸忘了。

說到表叔,我想到我小時候時的親戚,我叫表伯伯的親戚,我小時候起記得的表伯伯就感覺很老了,父親說表伯伯住在離我家很遠很遠的村莊,但表伯伯不很久就會來我家一次,都是走著來,父親說表伯伯抄田間小路走最少都得一個多鐘頭,表伯伯像是不懂踩單車的,表伯伯來時也没什麼大事,就是同我父親說說話兒,可能就像現在人說的傾吓心事,那時沒電話,只能老遠走著來。到了我很大的時候,表伯伯還時不時會走著來,有時候說是去哪兒路過就進來看看我們,但從不在我家過夜。

父親叫表伯伯做表哥、大表母很早就沒了,所以我沒見過,父親同表伯伯表兄弟兩感情很好,於是表伯伯有空閒就會來同父親說說話兒,父親偶爾也去看看表伯伯他們,也不記得什麼時候起表伯伯不來了我也把表伯伯給忘了我也忘了表伯伯同我家是什麼親烕關係,剛才特意打電話問父親,父親說了我才明白也記起一些。原來表伯伯是我姑媽的兒子,姑媽就是我爺爺的姐姐,也就是我父親的奶奶的女兒,就是我太奶奶的女兒,原來很親的。

父親說表伯伯有三兄弟,二表伯伯和三表伯伯我父親叫表弟,父親說現在全没了。三表伯伯我沒印象,父親說起我記起二表伯伯從前也常來,二表母也來過,是坐著二表伯伯的單車來的,我記得四姐姐曾偷偷說過二表母很會說話,二表伯伯有點兒像阿飛。

二表伯伯常來多數喜歡找我小叔說說話兒,小叔叫二表伯作表哥,我想這時候大概有十多歲了,我印象中的二表伯伯還常常帶著獵枪來,說是二表伯伯喜歡上山打獵,所以曬得黑黑的,我小叔年輕時特別喜歡外出鈞魚,捉魚蝦蟹等種田外的事,我小叔和二表伯有共同話題吧,當時的大人都認為下田種地才是正經事兒、所以會認為他們不夠務實,那時的我就不這樣認為,現代人可能就會這樣說,這是興趣。記得當時的二表伯伯特喜歡像年輕人的打扮,常穿無袖迷彩T恤、穿著很大的米黃色勞工鞋,現在我感覺像謝賢。

大表伯伯就很樸實,我巳不記得該怎樣稱呼表伯伯的兒子了,父親說也叫表哥,在我很小的時候,也許還沒上學,我記得表哥來過我家,我只有一次記憶。父親說我們家建新屋時,做泥工師傅的表哥還來幫忙,我那時正念初中,不記得了,我只記得我很小時候的一次,是給表哥的拖鞋打針。我記得自己小時候喜歡學著醫生護士給人打針,因為常見村保健站醫生給生病人打針,給村裡的小孩子打預防針的樣子,小孩子怕打针總是哇哇的哭喊,很熱鬧。我學著用家裡或撿到的小葯瓶子洗乾淨後裝滿肥皂水然後蓋實.只要大孩子或大人幫手在軟膠蓋子中間用釘子訂了個小洞,然後找段空心的柴杆從蓋子中間穿過,這樣小葯瓶子就像可以打針的針筒了,可以學著給大人打針了,給童伴打針,給自己打針了。我們小孩子喜歡藥瓶子裡装滿肥皂水當藥水打针,可能米白色肥皂水加小泡泡感覺感動些吧。

我給表哥的人拖鞋打針印象很深刻,那時我們窮人家平時都是穿著人字拖鞋的,去做客也是拖著人字拖鞋去的,記憶中表哥住在我奶奶那間房,是坐在床上的,我和四姐姐就偷偷的咪咪笑的給表哥擺在床腳邊上的人字拖打針,直到給表哥發現,表哥的人字拖鞋上巳全是肥皂水了.表哥發覺後作狀要追逐我們,我和姐姐就咪咪笑趕快逃下樓去了。



















2 則留言:

  1. 很可愛的照片,很樸實的回憶.慚愧我對親戚關係的稱謂一舊雲.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執師傅!我拍我心,我寫我心,我也慚愧我對親戚關係的稱謂總是糊裡糊塗。

      刪除